当前位置:冰清玉洁生活花千骨轻水和孟玄朗,轻水付出一生守护孟玄朗
花千骨轻水和孟玄朗,轻水付出一生守护孟玄朗
2022-11-21

文/梓芬田园/插图/剧照

孟玄朗总是对轻水说,“对不起。”

轻水总是风轻云淡地说’“不要说对不起,感情的事,没有谁对谁错,也没有谁伤害谁,只是各自绽放罢了。”

我以为轻水,真如此淡定地一直守护在孟玄朗身边。

可最后她一个堂堂郡主却变得疯疯癫癫,在街边沦为乞丐。

感情里,轻水真的不在乎谁伤害谁吗?

01长留一见倾心

孟玄朗是蜀国的二皇子,是长留本届的特招生。

出生于皇室血统的孟玄朗,相比于其他人,除了俊朗的面容,身上还散发着贵族的气息。

轻水只是轻轻回头一眼,就将孟玄朗收入自己的心房。

可孟玄朗似乎对她不感兴趣,反而对她的好友花千骨有好感。

可这个时候的轻水,只是每天能够看到孟玄朗,就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

于是她不好正面与孟玄朗接触,自己绣了荷包,都叫花千骨为她送过去。

而孟玄朗却误认为这是花千骨故意这样说的,于是他很开心。

孟玄朗天天要拉着花千骨练剑,而轻水只在一旁,每天静静地能看到她的如意郎君,她就很满足了。

可人生总是突如其来的意外。

02轻水为救孟玄朗复位,牺牲自己的名节

此时在长留正在学习修炼的孟玄朗,突然听到他父皇病重的消息。

轻水只能看着孟玄朗匆匆赶回皇宫。

孟玄朗回到皇宫,他父皇的生命已是油尽灯枯,其大哥心术不正,父皇要将皇位传给孟玄朗。

可孟玄朗认为,皇位本该属于大哥。

于是孟玄朗把重要的事务都交给自己大哥处理,而自己则是放任自流的态度。

没多久孟玄朗发现,百姓民不聊生,而哥哥更是将自己赶下台,自己坐上了皇位。

轻水本是一国的郡主,看到困境中的孟玄朗。

她决定冒险。

轻水告诉自己的父皇,孟玄朗将是自己的驸马,轻水的父皇出兵,才得以让孟玄朗复位。

可此时的孟玄朗心里念的,始终是花千骨。

03轻水无名无分守候在孟玄朗身边多年

孟玄朗复位后,轻水在长留修炼的事情彻底中断。

她选择无名无分,守候在孟玄朗的身边,希望有一天,孟玄朗能够爱上她。

在皇宫里生活的女人,想要日子过得好。

唯一的方式,就是有名有分,能够获得帝王的宠爱,可是轻水呢!

没有名,没有分,更谈不上爱。

宫里的小丫鬟都会悄悄议论,这个女人到底图什么?

因为此时的花千骨被白子画囚禁。

孟玄朗日夜担心花千骨的安危,更是带着千万人马,屡次上长留要人。

更让人无奈的是,他随行带着轻水,还要让轻水为自己打听花千骨的消息。

可他孟玄朗不知道的是,就在轻水,转身瞬间,眼泪已模糊了视线。

一个女人在你身边默默守候,可你心里念念不忘的,却是远在千里之外的花千骨。

04轻水的守候终于等来回应,结婚

轻水在皇宫默默守候多年后,孟玄朗再看不到花千骨的消息后,终于转身看到了轻水。

孟玄朗向轻水求婚,轻水心中终于释然了,多年的无望等待,终换来孟玄朗的回应。

可事实证明,孟玄朗的转身,只是昙花一现的怜悯而已。

就在轻水和孟玄朗大婚前一天,孟玄朗又听到花千骨的消息。

而孟玄朗第一个反应是如何去搭救花千骨,而不是和轻水完婚。

哪怕轻水祈求,“郎哥哥,等我们完婚后,再去找花千骨可以吗?”

孟玄朗却头也不回,踏上寻找花千骨的路途。

轻水再次看到花千骨的那一刻,她压抑多年的忽略和冷落直接暴露,当着孟玄朗的面将一把匕首直接插入花千骨的腹部。

花千骨是轻水曾经的朋友,可这一次,她再也顾不了太多了。

无望的等待终于让轻水绝望了。

她深知,此后的自己再也无法面对自己,面对孟玄朗,她的神经一直在打架。

找不到可以停下的出口,她彻底崩溃了,就像一根拉紧的橡皮筋突然断裂了。

轻水一个堂堂的郡主沦为大街乞讨的疯子。

可见感情里,本是一条双向线,只有彼此回应,才能避免无望的等待。

原著《橘子红了》李秀禾难产的背后,暴露了人性中最大的恶(上) 原著《橘子红了》李秀禾难产的背后,暴露了人性中最大的恶(中) 原著《橘子红了》李秀禾难产的背后,暴露了人性中最大的恶(下)

冰清玉洁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57780188